落函

2025苏黎世

细水长流

喻文州18岁生日快乐

主cp喻黄,其他还有楚苏,昊翔,方王,周叶都是微量

题目或许与正文没有一丁点关系(。)假装苏黎世会下雪(。)

已经在尽力避免ooc了,对于文风跳脱的我真的好难啊23333

文笔真的不咋样,写那么长就想说文州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爱他

喻文州,荣耀之巅,终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

“队长,你看到手机上的祝福了没啊。”黄少天嘬了一口苏黎世当地的咖啡,随即嫌弃地吐了吐舌头,重新低下头刷手机。

旁边的喻文州也喝了一口,等咖啡的香味充斥在口腔中,才开口,“看到了,我很开心,但在这里好像还要再等几个小时啊。”

他们刚刚抵达目的地,苏黎世正处黄昏,灰白的云朵和寒冷的空气仿佛在昭告着什么——要下雪了。

“今天可是我们蓝雨队长的生日,小卢肯定又不睡觉了,景熙应该能看好小卢,宋哥这时候已经做好训练了吧……我敢打赌!郑轩那家伙还在偷懒!……”黄少天终是放弃了那杯咖啡,盯着屏幕嘟囔,“好无聊啊啊啊!”

对面的人又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吃完饭出去逛逛?”

“好!”

喻文州满意地看着眼前重新活泼起来的人儿,“先去吃饭。”

走去客厅的路上喻文州的脑子一刻都没停过,每年的生日都会被黄少天他们狂轰滥炸一番,18岁那年也是。

今年会更热闹的吧,例如开门时突然冒出礼炮,或是一片黑暗的点点烛火,或是让蓝雨其他队员凭空出现,亦或是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不不不最后那个不太可能。

抛开思绪,黄少天已打开客厅的门——

“生日快乐!”

哦,还好是最正常的一种。喻文州想。

随着飘落的彩带,喻文州看清了门前拿着礼炮的孙翔和方锐,其他人也纷纷站在摆好饭菜的圆桌旁。

喻文州扬起一个笑容:“谢谢大家,辛苦了。”

“反应真平淡,应该早就猜到了吧。”张佳乐挠挠头,一脸无奈。

黄少天抢答,“那当然!对了赶快交出你们的礼物!”

又不是给你的……

楚云秀和苏沐橙送了一件深蓝色外套。

肖时钦送了一块手表,由于贵重,喻文州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收下。

张新杰送了一个鼠标,喻文州看到了绕得整整齐齐的连接线。

唐昊和孙翔送了一个水杯,好像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送水杯……

王杰希走上前,“先说明一下,我本来没打算准备礼物的,是方士谦寄过来的。”说着,一条蓝围巾落在了喻文州手上。

方前辈为什么觉得在广州的我需要围巾呢,喻文州无语,“那谢谢方前辈和王队了。”

“不用谢,微草会赢的。”“蓝雨也是。”

张佳乐忽然跳出:“我的礼物有所参照,而且并不是给喻队的。”语罢,给黄少天戴上了一条黄围巾,好像和喻文州的那条是一个款式的。

周泽楷走向喻文州,拿出一个墨镜盒,“一副墨镜,喻前辈也很有名气……戴着,方便出行。”

喻文州笑着道了谢,接过来打开一看……几根香烟?

周泽楷也凑上看了一眼,诧异地眨了眨眼便明白了什么,无奈地看向叶修。

在周泽楷和喻文州的一同注视下,叶修摆出嘲讽脸,拿出墨镜为喻文州戴上,“生日快乐,真是辛苦你呆在黄少天身边了……加油。”

喻文州摘下墨镜,“谢谢前辈,我会的。”

“喂老叶你别以为我没听见!”

方锐有些尴尬地在喻文州远处说:“那什么……我还以为王杰希会送什么新奇玩意儿呢,结果好像只有我……”方锐没说下去,只见一个白色的不明飞行物被方锐抛出了看似完美的抛物线其实他也不知道完不完美反正掉到了喻文州手上但也是喻文州主动接住的。

手残霜。

“……我靠方锐你别以为你在蓝雨呆过一阵就跟我和队长混好关系了!你这算什么,人身攻击吗,给蓝雨队长东西不用手递过来就算了,还送这种无聊的东西,知道队长粉丝有多少吗,我绝对第一个就集火你……”

与其听黄少天生气,还不如和别人聊聊。

喻文州就是这么做的,李轩递过来一个笔记本,“我这礼物的确是有点敷衍……”

喻文州及时打断,“没有,我很喜欢。起码……”他晃了晃那瓶手残霜,“比这个好多了吧。”

喻文州把收到的礼物轻轻收到一边,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

真难得啊。

回想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每天好像还挺安宁的,自从黄少天出现,说不上被打乱,只是在做什么事之前都会想到他罢了,分析比赛录像时想和他讨论,去食堂吃饭时想和他一起,偶尔的低潮时想和他倾诉……直至夺冠时他们一同欢笑。

喻文州接任队长后,他就深知蓝雨需要自己和黄少天,黄少天需要他的沉稳,他也需要黄少天的锋利。

喻文州很开心遇到黄少天这样的人,像黄少天这样的人也不是独一无二,可他偏偏遇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难得又一次有时间安安静静思考了这么久……嗯?

“少天呢?”喻文州这才注意到这个氛围有点不大习惯。

瞬间,屋内漆黑一片。

喻文州想,好吧,你们开心就好。

黑暗中响起了生日歌,只见黄少天推着送餐车出现,上面的蛋糕的烛火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

喻文州没有动,他就这么听着,直到黄少天走到他面前。

你比太阳还要耀眼,直直地照进我的心房。

蛋糕一看就是手工的,精心卖的蓝色奶油,还有大大的蓝雨队徽,“队长,生日快乐”

晚饭吃完,一群人再聊聊天也就到了十点多。

考虑到明天大家的精神状态,和张新杰的生物钟,大家一致决定让黄少天陪喻文州到零点。

本就有此意愿的黄少天更是强行把生物钟调了过来,蹦蹦跳跳地和喻文州穿好衣服出门了。

苏黎世难得一见下雪,所以温度也不算很低,喻文州跟在黄少天身后,看着他的金发上沾满了白色的小雪花,因他散发的光芒而融化。

喻文州买了一瓶奶茶,黄少天选择了常温汽水,并肩在雪中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喻文州静静听着黄少天对今天晚上其他人礼物的评价,蛋糕是大家一起做的好不好看,刚刚路过的那家店里的商品很有趣……

“我居然能走到现在。”喻文州忽然开口,黄少天也总算是结束了自己的话题。

“是啊,队长付出了那么多,能来到苏黎世理所当然!”黄少天也是自然接过话题。

“真是谢谢少天从青训营就陪着我了。”喻文州喝了口奶茶,看向黄少天,“虽然一开始你真的有点烦。”

黄少天立刻反驳,“那是活泼,相信我!语言是表达人类情感的一种方式!”

喻文州笑,“说真的,我都觉得你们陪在我身边都挺累的,来了蓝雨陪着我一起挨的骂也不少,你们说傻还真是傻。”

“……”

“它在发光。”黄少天顿了很久才回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狐疑地看向黄少天,对方只是直直地看着前方,好像在捕捉雪花下落的轨迹。

“无论何时,你对冠军的渴望,都在发光。”黄少天也看向他,黄色的短发好像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熠熠生辉,“我也是,我们都是。”

“你在这条路上要想成功,或许比我们艰难的多,我们也是有这种优势而出现各种状况,可你从来不会。”黄少天认真地看向喻文州,眼中的少年始终仔细地听着,“你随时随地保持着冷静,因为你总会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你永远在为前方做准备,不会发觉你的周围还有我们。”

喻文州愣住了。

“你明明可以适当放松下来的,我们能和你一起处理好。”

“喻文州,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握紧奶茶的手终于渐渐松开,那双蓝色的眼眸仿佛装进了太多太多,终于被黄少天的一番话弄得溢了出来,蓝发少年轻轻靠在长椅上,眼角微红。

“少天,你话真多。”

话音刚落,喻文州上身倾向黄少天,轻轻环住对方的腰,眼神相撞,脸也渐渐靠近。

“我爱你。”

18岁那年

“文州文州生日快乐!今天你就成年啦是不是啊,我还要再过几个月呢,你说魏老大让咱们两个毛头孩子接班蓝雨他放不放心啊,肯定心里担心的要死啊哈哈,嘿嘿队长咱们一起拿下一个冠军给……”

“黄少天,你话真多。”

“是啊,说了这么多意思也就是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