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函

2025苏黎世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cp伞修   ooc ooc ooc
教官设定 就是接些学生来军训基地的教官而已啦x
是糖是刀自己看【意味深长的笑容】

————————————————————
《许愿》

2015

叶修听苏沐秋说又来了一帮初三的孩子,于是一大早就见苏沐秋利索地穿上迷彩服,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纸默念起来。

叶修仍瘫在床上,一只手拖着下巴眯眼看着那人的侧脸。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那少年逆着光坐在叶修面前,空气中细微的灰尘叶修此刻仿佛都能看得到,清澈的蓝色双眸倘若闪着光,嘴角带着一缕浅浅的笑,默念着中午欢迎仪式的演讲稿。

真是看惯了他的温柔。叶修如是想,便开口,“别在那装正经,别以为哥不知道你那演讲稿都要念烂了,你不也就只会改改学校名字什么的吗。”

少年的视线转向叶修,脸上的笑似乎也变了味,带了些许怨恨的味道。苏沐秋启齿,“那么请问是哪位不要脸的教官把这种破事往我身上扔的?”

叶修撇撇嘴,啧,领队大大真小气。

—————————————————————
军训的内容也不过站军姿向左向右转正步走,第一天也就在学生们的唉声叹气中度过了。

夜幕降临,山中新鲜的空气让刚从喧闹的食堂里出来的学生们感到舒心不少,山间的半个太阳也在学生们的统一集合后消失不见。

学校组织学生们在广场上看电影,由于设备并不算高级,也就前排的学生能看清听清电影的内容,后排的无奈之下只能组团聊天了,于是场面渐渐混乱。

叶修则好似完全处于状况之外,坐在台阶上摆弄着手机,突然感到双肩上的一股压力,两条白净的胳膊便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

叶修瞬间知晓了来者,用特有的烟嗓问,“怎么,那帮学生可算安静下来了?”

苏沐秋的下巴顶在叶修肩上,叹了口气,“别装傻,你自己听听不就知道是什么个情况了吗。”

叶修当然也清楚,教官一走就又开始翁嗡嗡说话的情况也是见惯了。唉,还是初二的听话。

叶修也跟着叹息了一句,就开始爆发不满,“喂,快拿开你的尖下巴,哥的肩膀都要麻了。”

只听身后的人一声轻笑,“我不。”

叶修无奈,撇撇嘴,便报复性地开始在苏沐秋怀中挣扎。

然而,毫无作用。

倏地,叶修仿佛被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身为罪魁祸首的苏沐秋将自己的侧脸贴上了叶修的侧脸。

苏沐秋感到自己的脸颊在慢慢升温——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苏沐秋轻笑,开始下一轮攻势。

他的脸贴着叶修缓缓调整着位置,直到苏沐秋的唇可以触到叶修禁闭的唇角,苏沐秋不假思索地吻了上去,离开前还轻轻嘬了一下,发出细微的声响。

但这细微的声响在叶修脑中无限放大,叶修愣在苏沐秋怀里,他只觉得思维在一瞬间被完全吞噬,一向精明的头脑也在霎时间短路,缓了好久好久才猛地把他推开。

苏沐秋也不恼,看着那背对着自己的人的耳根有点泛红,心情有点愉悦地去治理那帮孩子们了。

叶修一手捂着半边脸识图缓解脸上的炽热,另一只手控制着手机在屏幕上来回毫无意义地滑动。

坐在旁边的几位学生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并表示我什么也没看见。

—————————————————————

确定学生们都回到了宿舍后,叶修习惯性地和苏沐秋躺在一个离基地不远的山坡上。

这是他们二人放松时常来的地方,长久的无言却没有任何尴尬感,反而会让看到这景象的人想要保留这份宁静——两个少年背靠背坐着,一个叼着烟,另一个似乎毫不嫌弃,也没有因教官的身份去制止对方,只是看着夏日的明月。

“阿修。”苏沐秋突然开口。

“嗯?”叶修应了一声。

“你说啊,别人都对着流星许愿,我对月亮许愿能不能成真啊。”苏沐秋看着无一丝遮拦的天空中悬着的一轮弯月。

“……谁知道呢,你要是信就许愿呗。”叶修突然回想起那次看电影时的事,脸颊又泛起微红,他很庆幸此时他们看不见彼此的脸,掩饰着自己的慌乱随便答了句。

接着叶修就听苏沐秋轻笑一声,他接下来的话,叶修觉得那一刻全世界只有他们二人。

“我许愿,那个天天把麻烦事往我身上推、无论在哪都悄悄抽烟、却认真工作、生气时还有点可爱的那个傻瓜他啊……”

“会喜欢我。”

—————————————————————

又是一年夏天。

苏沐秋去接新来的学生。

—————————————————————

2025  秋

叶修如往常一样坐在那个山坡上,感受着夜晚微凉的空气。

“沐秋啊,生日快乐。”

“原来对月亮许愿真的很灵啊。”

叶修的身边没有人。

评论(5)

热度(18)

  1. Link m落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