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函

2025苏黎世

黄少天18岁生日快乐

时间线为2028世邀赛后
喻黄还是黄喻都可以吧/反正大噶看的开心就好2333
呜呜呜咱们天天终于成年了
冰雨刹出鞘,少年展锋芒。


我在时光斑驳深处,聆听到花开的声音。

独自走在广场的小路上,偶尔有寥寥无几的路人走过,就只剩从远处音响传来的音乐声,喻文州的脚步很轻,路人只能通过他秀气的脸庞来记住这个擦肩而过的人。

周围逐渐暗了下来,路灯亮起,晕黄的灯光算不上亮眼,喻文州的脸被照得一面明一面暗,眼前略长的碎发遮住了他深邃的目光。

喻文州找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下,刚从国外打完世邀赛回来的他们,好不容易有了宝贵的喘息时间。但队长的担子就相对来说大一点了,休息这一个晚上,明天还要给战队做准备工作。

将近八月末,学生们的假期即将结束,很多都在这种节骨眼上在家补作业,少有学生结伴出行,那些嘻嘻哈哈的笑声传入喻文州的耳朵,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青训营和黄少天那阵,脸上温柔的笑意不禁又深了一点。

“想什么事呢让我们队长这么开心,来来来跟我说说呗。”

喻文州循声望去,黄少天一边向他小跑过来,一边挥舞着手跟他打招呼,傍晚略显暗淡的光线照在他背上,在正面看不清黄少天的面庞,只有仿佛镀了一层金的肩膀在闪闪发亮。

黄少天气喘吁吁地在喻文州旁边坐下,“诶问你呢,想什么呢笑那么开心,你要是看上了哪个女生我可就不高兴了,我们队长除了我可没几个人能配得上。”

喻文州给他递过去一瓶拧开了的矿泉水,看他大口大口灌水,笑道,“我看到几个放假了的学生,想起咱们那阵了。”

黄少天一下子喝了大半瓶,略感疑惑地等着喻文州的下文。

喻文州也不急,拿出两个鸭舌帽,,递给他一个,自己戴上一个,“想起那阵晚上训练完,你偷偷摸摸跑出来吃路边的烧烤,还说这是‘劳逸结合’。”

“诶喻文州同志你这么说我可就听不下去了,什么叫我跑出来吃烧烤,我可是清楚地记得也把你拉出来了。再说了那时候的训练可无聊了,出来吃点烧烤放松身心嘛。”

黄少天戴上鸭舌帽,他的眼睛被昏暗的光线衬托得愈发闪亮,喻文州看了看那双眼睛,感觉和十多年前的那双没有太大的改变。

喻文州不想和他再纠结这个问题,把黄少天搂过来,嘴唇在侧脸上碰了碰便起身离去。

尝到了甜头的黄少天小朋友表示对此非常满意,起身追上喻文州,并肩向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考虑到世邀赛结束后,回国就是黄少天的生日,大家也都没有急着回去的意思,就借着给黄少天过生日的理由一起在广东待一阵子。

喻文州和黄少天回到酒店的时候,其他人都找个地方,和一些太久没见面的朋友说话。

黄少天拒绝了所有人围成一桌的聚会方式,说这种方式他放不开,大家也会多多少少感觉不自然。

“大家好。”黄少天的视线在每个人身上扫过,他们二人进来时其他人就已经停下了交谈,放下了手机,“很感谢大家在高强度的练习和比赛后没有选择马上回去休息,略显仓促的现场布置也请见谅,希望大家今天能玩的开心。”

所有人都被黄少天这突如其来的严肃吓了一跳,甚至有人都向身后的喻文州投来疑惑地目光。

喻文州刚想小声询问黄少天怎么了,只见他突然捂着肚子噗地一下笑出了声,“噗……哈哈哈你们还真信,有生之年能看到叶修没看透我的眼神哈哈哈,真应该让你们看看刚才老叶的表情……”

气氛也重新活跃了起来,现场的布置是一直在本地的郑轩他们弄的,找了些战队的周边,还有彩带、气球、拉花等等。

“诶张佳乐!把那边的两个玩偶给我们扔过来,我和队长拍个照!”黄少天对着张佳乐喊,指了指张佳乐身边的玩偶,自己手里还把玩着不知从哪顺来的“冰雨”。

张佳乐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玩偶,二话不说就拎起夜雨声烦,往黄少天那边砸。

这砸也没什么要紧的,关键是张佳乐扔的太突兀,黄少天还没做好准备去接,眼看着夜雨声烦就要和站在不远处拿着酒杯的喻文州来个亲密接触。

喻文州注意到“不明飞行物”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只看到蓝色的剑锋一下子拦住了那个玩偶,握剑的人轻轻一挑,玩偶便更改了轨道扑向黄少天。

有惊无险接住玩偶的黄少天向张佳乐大声控诉,“张佳乐你能不能有点安全意识,我让你扔过来你也要看准了再扔啊!”

也许只有喻文州在愣神时看到了黄少天不一样的眼神,他眼中似乎有锋利的刀刃,任何微小的机会都能被他捕捉到。他是夜幕下的鹰,蛰伏在你最近的地方,等机会出现再对你造成致命的伤害。

好在这种事情不会出现在自己身旁,喻文州回过神来,接过张佳乐递过来的玩偶,道了声谢,就被黄少天拽去拍照了。

正所谓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大家玩的开心了也尽兴了才是目标,毕竟这次聚会的主角已经瘫在沙发里睡着了,旁边被黄少天拽着的喻文州也只能表示头疼。

喻文州以微笑回复来向他们道别的人,目送其他人离开后,他才能好好端详一下旁边收起锋芒的小狮子。

黄少天的头发被修剪成合适的长度,由于刚刚的上蹿下跳已经冒了点汗,浸湿了几根碎头发,黏在额头上,微微颤动的睫毛表明黄少天睡得很浅,好像丝毫声响就能惊醒他,平缓的呼吸从鼻翼呼出,略微张开的嘴唇在灯光下也有下发亮。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不禁想到了十年前的这个时候,和现在也挺像的,想到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男孩就有种说不出的怀念和悸动,那时的他已经褪去孩童的稚气,少年的英气逐渐显现,下定决心做什么事都有一股用不完的劲,就算前面是座喜马拉雅山也有从山脚捅个窟窿出来的非凡想法。但捅窟窿这种事终归是想想,他只是被一个骂骂咧咧的大叔揪出来的有着一腔热血的小毛孩。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问那时候的喻文州也没个准确的答案,索性也就不想了。

他只知道继续才对得起自己所有的努力。

想到这里,喻文州轻轻地俯下身,缓慢地向黄少天的脸靠近,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在逐渐加快,就好像十年前的自己一样。

就在两人近在咫尺时,喻文州隐约感受到怀中人绷直的身体。

果然是装睡啊。

喻文州嘴角的笑渐渐晕开,笑得脸眼角都弯了起来,如此温柔的笑意他只给黄少天看过。

喻文州刚想直起身子,却在半途被黄少天又拽了回去,两个人的脸终于碰在一起,黄少天轻咬上喻文州的唇瓣,两个人齿间和唇间都是刚刚吃过的巧克力蛋糕的味道,两个人心脏的跳动也都是一样的急促和满足。

黄少天依稀记得十年前自己的生日会最后也是剩他们两个,只不过那个吻是喻文州主动过来的,一吻末了,他记得那时自己说了句憋了好久才想出来的话。

黄少天松开硬把喻文州拽下来的手。

“我一个人这么久了,要不你跟我一起?”

时光荏苒,稚嫩的脸庞一同褪下,做什么事都有了几分大人的沉稳,他们的肩膀越来越硬,要担负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他们彼此搀扶着走过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事,结识了许多各型各色的人,终是有了几分闯荡天下的气势。

冠军是蓝雨的,荣耀是中国的。

而黄少天,他永远是披荆斩棘的勇士。

黄少天

我们待你凯旋归来

喻文州一定会像在青训营时一样

总会不屈不挠地一次又一次向前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但这个夏天必定属于蓝雨的双核
————————————————————
拜托大噶给我们喻文州投一票!
文州能走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也很希望他能走到最后!
起码最后的结果都会是全职!

细水长流

喻文州18岁生日快乐

主cp喻黄,其他还有楚苏,昊翔,方王,周叶都是微量

题目或许与正文没有一丁点关系(。)假装苏黎世会下雪(。)

已经在尽力避免ooc了,对于文风跳脱的我真的好难啊23333

文笔真的不咋样,写那么长就想说文州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爱他

喻文州,荣耀之巅,终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

“队长,你看到手机上的祝福了没啊。”黄少天嘬了一口苏黎世当地的咖啡,随即嫌弃地吐了吐舌头,重新低下头刷手机。

旁边的喻文州也喝了一口,等咖啡的香味充斥在口腔中,才开口,“看到了,我很开心,但在这里好像还要再等几个小时啊。”

他们刚刚抵达目的地,苏黎世正处黄昏,灰白的云朵和寒冷的空气仿佛在昭告着什么——要下雪了。

“今天可是我们蓝雨队长的生日,小卢肯定又不睡觉了,景熙应该能看好小卢,宋哥这时候已经做好训练了吧……我敢打赌!郑轩那家伙还在偷懒!……”黄少天终是放弃了那杯咖啡,盯着屏幕嘟囔,“好无聊啊啊啊!”

对面的人又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吃完饭出去逛逛?”

“好!”

喻文州满意地看着眼前重新活泼起来的人儿,“先去吃饭。”

走去客厅的路上喻文州的脑子一刻都没停过,每年的生日都会被黄少天他们狂轰滥炸一番,18岁那年也是。

今年会更热闹的吧,例如开门时突然冒出礼炮,或是一片黑暗的点点烛火,或是让蓝雨其他队员凭空出现,亦或是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不不不最后那个不太可能。

抛开思绪,黄少天已打开客厅的门——

“生日快乐!”

哦,还好是最正常的一种。喻文州想。

随着飘落的彩带,喻文州看清了门前拿着礼炮的孙翔和方锐,其他人也纷纷站在摆好饭菜的圆桌旁。

喻文州扬起一个笑容:“谢谢大家,辛苦了。”

“反应真平淡,应该早就猜到了吧。”张佳乐挠挠头,一脸无奈。

黄少天抢答,“那当然!对了赶快交出你们的礼物!”

又不是给你的……

楚云秀和苏沐橙送了一件深蓝色外套。

肖时钦送了一块手表,由于贵重,喻文州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收下。

张新杰送了一个鼠标,喻文州看到了绕得整整齐齐的连接线。

唐昊和孙翔送了一个水杯,好像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送水杯……

王杰希走上前,“先说明一下,我本来没打算准备礼物的,是方士谦寄过来的。”说着,一条蓝围巾落在了喻文州手上。

方前辈为什么觉得在广州的我需要围巾呢,喻文州无语,“那谢谢方前辈和王队了。”

“不用谢,微草会赢的。”“蓝雨也是。”

张佳乐忽然跳出:“我的礼物有所参照,而且并不是给喻队的。”语罢,给黄少天戴上了一条黄围巾,好像和喻文州的那条是一个款式的。

周泽楷走向喻文州,拿出一个墨镜盒,“一副墨镜,喻前辈也很有名气……戴着,方便出行。”

喻文州笑着道了谢,接过来打开一看……几根香烟?

周泽楷也凑上看了一眼,诧异地眨了眨眼便明白了什么,无奈地看向叶修。

在周泽楷和喻文州的一同注视下,叶修摆出嘲讽脸,拿出墨镜为喻文州戴上,“生日快乐,真是辛苦你呆在黄少天身边了……加油。”

喻文州摘下墨镜,“谢谢前辈,我会的。”

“喂老叶你别以为我没听见!”

方锐有些尴尬地在喻文州远处说:“那什么……我还以为王杰希会送什么新奇玩意儿呢,结果好像只有我……”方锐没说下去,只见一个白色的不明飞行物被方锐抛出了看似完美的抛物线其实他也不知道完不完美反正掉到了喻文州手上但也是喻文州主动接住的。

手残霜。

“……我靠方锐你别以为你在蓝雨呆过一阵就跟我和队长混好关系了!你这算什么,人身攻击吗,给蓝雨队长东西不用手递过来就算了,还送这种无聊的东西,知道队长粉丝有多少吗,我绝对第一个就集火你……”

与其听黄少天生气,还不如和别人聊聊。

喻文州就是这么做的,李轩递过来一个笔记本,“我这礼物的确是有点敷衍……”

喻文州及时打断,“没有,我很喜欢。起码……”他晃了晃那瓶手残霜,“比这个好多了吧。”

喻文州把收到的礼物轻轻收到一边,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

真难得啊。

回想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每天好像还挺安宁的,自从黄少天出现,说不上被打乱,只是在做什么事之前都会想到他罢了,分析比赛录像时想和他讨论,去食堂吃饭时想和他一起,偶尔的低潮时想和他倾诉……直至夺冠时他们一同欢笑。

喻文州接任队长后,他就深知蓝雨需要自己和黄少天,黄少天需要他的沉稳,他也需要黄少天的锋利。

喻文州很开心遇到黄少天这样的人,像黄少天这样的人也不是独一无二,可他偏偏遇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难得又一次有时间安安静静思考了这么久……嗯?

“少天呢?”喻文州这才注意到这个氛围有点不大习惯。

瞬间,屋内漆黑一片。

喻文州想,好吧,你们开心就好。

黑暗中响起了生日歌,只见黄少天推着送餐车出现,上面的蛋糕的烛火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

喻文州没有动,他就这么听着,直到黄少天走到他面前。

你比太阳还要耀眼,直直地照进我的心房。

蛋糕一看就是手工的,精心卖的蓝色奶油,还有大大的蓝雨队徽,“队长,生日快乐”

晚饭吃完,一群人再聊聊天也就到了十点多。

考虑到明天大家的精神状态,和张新杰的生物钟,大家一致决定让黄少天陪喻文州到零点。

本就有此意愿的黄少天更是强行把生物钟调了过来,蹦蹦跳跳地和喻文州穿好衣服出门了。

苏黎世难得一见下雪,所以温度也不算很低,喻文州跟在黄少天身后,看着他的金发上沾满了白色的小雪花,因他散发的光芒而融化。

喻文州买了一瓶奶茶,黄少天选择了常温汽水,并肩在雪中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喻文州静静听着黄少天对今天晚上其他人礼物的评价,蛋糕是大家一起做的好不好看,刚刚路过的那家店里的商品很有趣……

“我居然能走到现在。”喻文州忽然开口,黄少天也总算是结束了自己的话题。

“是啊,队长付出了那么多,能来到苏黎世理所当然!”黄少天也是自然接过话题。

“真是谢谢少天从青训营就陪着我了。”喻文州喝了口奶茶,看向黄少天,“虽然一开始你真的有点烦。”

黄少天立刻反驳,“那是活泼,相信我!语言是表达人类情感的一种方式!”

喻文州笑,“说真的,我都觉得你们陪在我身边都挺累的,来了蓝雨陪着我一起挨的骂也不少,你们说傻还真是傻。”

“……”

“它在发光。”黄少天顿了很久才回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狐疑地看向黄少天,对方只是直直地看着前方,好像在捕捉雪花下落的轨迹。

“无论何时,你对冠军的渴望,都在发光。”黄少天也看向他,黄色的短发好像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熠熠生辉,“我也是,我们都是。”

“你在这条路上要想成功,或许比我们艰难的多,我们也是有这种优势而出现各种状况,可你从来不会。”黄少天认真地看向喻文州,眼中的少年始终仔细地听着,“你随时随地保持着冷静,因为你总会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你永远在为前方做准备,不会发觉你的周围还有我们。”

喻文州愣住了。

“你明明可以适当放松下来的,我们能和你一起处理好。”

“喻文州,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握紧奶茶的手终于渐渐松开,那双蓝色的眼眸仿佛装进了太多太多,终于被黄少天的一番话弄得溢了出来,蓝发少年轻轻靠在长椅上,眼角微红。

“少天,你话真多。”

话音刚落,喻文州上身倾向黄少天,轻轻环住对方的腰,眼神相撞,脸也渐渐靠近。

“我爱你。”

18岁那年

“文州文州生日快乐!今天你就成年啦是不是啊,我还要再过几个月呢,你说魏老大让咱们两个毛头孩子接班蓝雨他放不放心啊,肯定心里担心的要死啊哈哈,嘿嘿队长咱们一起拿下一个冠军给……”

“黄少天,你话真多。”

“是啊,说了这么多意思也就是我喜欢你。”

伞哥生贺

Link m: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本文的梗来自华胥引,原作者 唐七公子
为第三人称视角 主修伞 微喻黄 不喜勿入 勿喷
“确定了吗,不会后悔吗?”
“嗯,绝不后悔。”
……
2015.春天
“老叶老叶,你说我们蓝雨的做饭阿姨是不是和我有仇啊。天天有白斩鸡也就算了,为什么秋葵这种罪恶的东西也有啊!你说她是不是嫉妒我长得比她帅啊。哎,老叶你说是不是啊……”
我听到这如同机关枪一样蹦出来的话,头又疼了起来。思绪却随着这聒噪的声音回到了一个月前。
……
一个月前,自己接受了一个男人的委托。在知道那个男人的姓名后,诧异地想:他为什么会找我?纵然是我这种整天抱着一把琴到处给人编织梦境的人,却也在身边痴迷一种叫“荣耀”网游的朋友口中无数次听到过“叶修”“兴欣”“君莫笑”“苏沐秋”“千机伞”等词语,可是……我心里思考着,我眼前这个叶修,明明只有三十来岁,却依然苍老得不成样子,颓废至极,和朋友口中和视频中那个潇洒、从容的战神反差极大。
他看出我眼中的探究和诧异,却也只是笑了笑,说道:“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编织一个美梦。”我点点头,表示知道。毕竟没有一个人会闲的肺疼找一个用琴取人性命的琴师欣赏音乐的。“你可知这美梦的代价是什么?”我问他。“嗯,当然知道。用生命作为交换而已。十年了,我再不去,他会生气的,我怎么忍心呢?”他喃喃道,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留给他一片安静。在他抬头问我“要听听我们的故事吗”时,才点了下头。
……
语罢,我不禁感叹,在外人看来战神一般的叶修,也有着这般模样。我用刀划破手指,将血滴入水中。一抹殷红在清水中迅速浸染。直至一杯清水变成谈红色,我随手拿了创可贴,包扎好伤口。与此同时,叶修毫不犹豫地将一杯水喝完。
为那么多人谱过华胥引后,我仍不舍又一条生命将断送在我的琴声中,便问了一句:“确定了吗,不后悔吗?”
“嗯,从来不后悔。”
听到他的答案,我也就没有询问,毕竟他已经下定决心,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华胥调起,随着琴声的进行,我看到
见叶修笑了,也看见他哭了,他笑得无比开心,带着种释然,又哭得像个孩子……
“滚你丫的,找你家文州去。”随着一个声音,我的思绪就此止住,却总觉得忘了什么。想必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就不再去想。看着无烟区的叶修,实在和现实中沧桑的人无法联系起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黄少天还是,时不时地裹得像个粽子一样来和叶修斗嘴 ,聊到关于他们家喻队手残的话题,便炸了毛的要和叶修决斗。这所网吧的老板娘也每天和叶修关于吸烟这一关乎人类发展的重大问题进行厮杀。当然,最后总是一个叫苏沐秋的男人出面来解决。
哦,对了,忘了说了,苏沐秋,这次委托人让我圆梦的那个人。照叶修所说,苏沐秋应该就在15年夏天的时候车祸身亡,算算日子没几天了。我又往苏沐秋身上看了几眼,想到:这么一个温柔的人就,能和克制住叶修,想必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伞哥,有人找你!”苏沐秋听到后朝那边笑了笑,“好的,马上来。”边说边拍了拍趁机抱紧自己吃豆腐的某人,某人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手。
这几天我一直,现实中苏沐秋发生车祸身亡的日子快到了,所以他出门时,我便绝对跟着他。导致网吧中出现说新来的网管暗恋伞哥的流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我总不能说我是为了不让伞哥被车撞,而天天跟着吧,不多做解释。
这天,苏沐秋出门后,一直和叶修打电话,我想起今天就是苏沐秋在现实中身亡的日子。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让他单独过马路。总算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一天。
之后的事情我了兴趣,他们家的故事还在继续,却没有我的参与了。思绪退出梦境。恍惚间想起了自己没有记起的叶修的那句话:“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2012年,叶修,苏沐秋相遇。
2015年,叶修,苏沐秋相约嘉世。
同年,苏沐秋不幸身亡。叶修出道。
2023年,叶修被逼退役,隐于兴欣网吧。
第十赛季,叶修37胜,给苏沐秋留下了一个打破自己纪录的机会,却无人能够实现。
2024,叶修复出,叶修成为兴欣队长。
2025年,叶修退役,苏沐橙为新队长,
叶修无所牵挂。
同年,叶修死亡。


苏沐秋,
一个对于荣耀有极大天赋的人,
一个从容自信的人,
一个前途无量的人,
却不幸身亡,
如果他真的加入职业圈的话,
将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斗神的光荣已经刻成永恒
真正的枪神却被这时间尘封


——————end——————
伞哥生日快乐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cp伞修   ooc ooc ooc
教官设定 就是接些学生来军训基地的教官而已啦x
是糖是刀自己看【意味深长的笑容】

————————————————————
《许愿》

2015

叶修听苏沐秋说又来了一帮初三的孩子,于是一大早就见苏沐秋利索地穿上迷彩服,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纸默念起来。

叶修仍瘫在床上,一只手拖着下巴眯眼看着那人的侧脸。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那少年逆着光坐在叶修面前,空气中细微的灰尘叶修此刻仿佛都能看得到,清澈的蓝色双眸倘若闪着光,嘴角带着一缕浅浅的笑,默念着中午欢迎仪式的演讲稿。

真是看惯了他的温柔。叶修如是想,便开口,“别在那装正经,别以为哥不知道你那演讲稿都要念烂了,你不也就只会改改学校名字什么的吗。”

少年的视线转向叶修,脸上的笑似乎也变了味,带了些许怨恨的味道。苏沐秋启齿,“那么请问是哪位不要脸的教官把这种破事往我身上扔的?”

叶修撇撇嘴,啧,领队大大真小气。

—————————————————————
军训的内容也不过站军姿向左向右转正步走,第一天也就在学生们的唉声叹气中度过了。

夜幕降临,山中新鲜的空气让刚从喧闹的食堂里出来的学生们感到舒心不少,山间的半个太阳也在学生们的统一集合后消失不见。

学校组织学生们在广场上看电影,由于设备并不算高级,也就前排的学生能看清听清电影的内容,后排的无奈之下只能组团聊天了,于是场面渐渐混乱。

叶修则好似完全处于状况之外,坐在台阶上摆弄着手机,突然感到双肩上的一股压力,两条白净的胳膊便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

叶修瞬间知晓了来者,用特有的烟嗓问,“怎么,那帮学生可算安静下来了?”

苏沐秋的下巴顶在叶修肩上,叹了口气,“别装傻,你自己听听不就知道是什么个情况了吗。”

叶修当然也清楚,教官一走就又开始翁嗡嗡说话的情况也是见惯了。唉,还是初二的听话。

叶修也跟着叹息了一句,就开始爆发不满,“喂,快拿开你的尖下巴,哥的肩膀都要麻了。”

只听身后的人一声轻笑,“我不。”

叶修无奈,撇撇嘴,便报复性地开始在苏沐秋怀中挣扎。

然而,毫无作用。

倏地,叶修仿佛被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身为罪魁祸首的苏沐秋将自己的侧脸贴上了叶修的侧脸。

苏沐秋感到自己的脸颊在慢慢升温——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苏沐秋轻笑,开始下一轮攻势。

他的脸贴着叶修缓缓调整着位置,直到苏沐秋的唇可以触到叶修禁闭的唇角,苏沐秋不假思索地吻了上去,离开前还轻轻嘬了一下,发出细微的声响。

但这细微的声响在叶修脑中无限放大,叶修愣在苏沐秋怀里,他只觉得思维在一瞬间被完全吞噬,一向精明的头脑也在霎时间短路,缓了好久好久才猛地把他推开。

苏沐秋也不恼,看着那背对着自己的人的耳根有点泛红,心情有点愉悦地去治理那帮孩子们了。

叶修一手捂着半边脸识图缓解脸上的炽热,另一只手控制着手机在屏幕上来回毫无意义地滑动。

坐在旁边的几位学生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并表示我什么也没看见。

—————————————————————

确定学生们都回到了宿舍后,叶修习惯性地和苏沐秋躺在一个离基地不远的山坡上。

这是他们二人放松时常来的地方,长久的无言却没有任何尴尬感,反而会让看到这景象的人想要保留这份宁静——两个少年背靠背坐着,一个叼着烟,另一个似乎毫不嫌弃,也没有因教官的身份去制止对方,只是看着夏日的明月。

“阿修。”苏沐秋突然开口。

“嗯?”叶修应了一声。

“你说啊,别人都对着流星许愿,我对月亮许愿能不能成真啊。”苏沐秋看着无一丝遮拦的天空中悬着的一轮弯月。

“……谁知道呢,你要是信就许愿呗。”叶修突然回想起那次看电影时的事,脸颊又泛起微红,他很庆幸此时他们看不见彼此的脸,掩饰着自己的慌乱随便答了句。

接着叶修就听苏沐秋轻笑一声,他接下来的话,叶修觉得那一刻全世界只有他们二人。

“我许愿,那个天天把麻烦事往我身上推、无论在哪都悄悄抽烟、却认真工作、生气时还有点可爱的那个傻瓜他啊……”

“会喜欢我。”

—————————————————————

又是一年夏天。

苏沐秋去接新来的学生。

—————————————————————

2025  秋

叶修如往常一样坐在那个山坡上,感受着夜晚微凉的空气。

“沐秋啊,生日快乐。”

“原来对月亮许愿真的很灵啊。”

叶修的身边没有人。

黄少生快!
猫化+幼化喻 ooc 人设崩没崩我也不知道【瘫】
第一次写全职文……文笔渣轻喷x
大概是大部分黄喻最后喻黄?
ok的话请往下看↓

——————————————
今天是黄少天的生日。

我们今天的主角意外的没有睡懒觉,一睁眼就打开手机看到QQ里99+的祝福,亦是开心得不得了。

蓝雨队员也纷纷给黄少天送上祝福或是礼物,直到所有人都坐到食堂准备吃早饭时大家才发现——队长呢?

蓝雨的众人都知道在喻文州身上从来不会出现起晚这种情况的,今天又是黄少天生日,队长这是要玩哪出?

综合所有人的意见,决定让黄少天去叫喻文州。

黄少天也是一脸无所谓,安排了其他人训练就跑到了喻文州的房门前,他轻轻敲了敲门,“队长?队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现在还不起啊?不舒服的话你和我说啊我给你去拿药,队长你有没有在听啊?队长你要是现在还在睡觉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堂堂蓝雨队长怎么能晚起呢队长你看我今天都没有晚起……”

黄少天在门外滔滔不绝地讲着,忽然听到从屋里传出的一句话:“少天……门没锁你先进来……”

……

黄少天瞬间懵逼了。那是队长的声音?联盟第一苏的声音谁会听错啊,但队长今天这声线……怎么奶声奶气的?

黄少天进入房间,看到床上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人,的确裹得太严实了连脑袋都看不见,黄少天也就下意识地锁好门,小心翼翼地问一句:“是你吗队长?”

只见被子里的人坐了起来,只是仍然没有从被子里出来,那人说:“少天我一会儿从被子里出来别被我吓到……”

还没等黄少天答应,只见床上的人一下子从被子里出来,头上两个深紫色的小小的猫耳,脸更是如孩童一般散发着稚气,可能由于害羞,脸颊也愈发的红。

但更让人血脉膨胀的是喻文州有只穿个内裤睡觉的习惯,所以现在喻文州上半身的白嫩皮肤一览无余,两条细腿也促使人想去揉上两把,精瘦的身材让人感觉一抱就能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黄少天简直是愣在了那里,半天没有反应,床上坐着的人有些窘迫地轻轻呼唤一声:“少天?”随着疑问一条尾巴从身后立了起来,一晃一晃地让人看了就想抓住。

黄少天这才从神游的状态缓过来,大喊着:“卧槽队队队队队队队长?!我的天哪队长你怎么了怎么变得那么小只了还长出了猫耳和尾巴?!卧槽我是不是在做梦还是你在做梦我的天哪这不可能……”

喻文州内心: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好羞耻啊怎么破……扶额

喻文州勉强保持着微笑说:“少天……这个形态或许不会保持太久,所以不用担心。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拿一下早饭……”

“哦哦哦哦好的队长我马上去。”

至于黄少天把一碗粥和一个面包拿回来并且为什么一定要把粥喂给喻文州这件事,喻文州也是任他的想法来了,自己也懒得计较……

最后喻文州正在拿着面包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黄少天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的猫耳小幅度的晃动

鬼使神差地,黄少天伸出食指触碰了一下猫耳,喻文州也没怎么在意。

指尖轻微的触感竟拨动了黄少天的心,那轻微的猫毛引起的瘙痒感从指尖往身体内无限放大,他的手又往前伸了些,两只手指轻揉着猫耳内那一小部分皮肤

“唔……哈啊少天你别乱碰……啊……喵呜~……!”

不知为何,变成猫形态后身体各处都敏感得不行,猫耳和尾巴就是很好的例子……

两人同时僵在那里,都是被对方或者自己吓得……半晌还是喻文州打破了僵局。

“咳……”喻文州别过头去不看黄少天,尴尬地发出一个音节。

黄少天此时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之前都是喻文州在上面自己在下……反攻的想法早就有了好吗?!而且现在队长手无缚鸡之力正式反攻的好时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机会主义者黄少天这样想。

但某些突发情况总会消除这样的想法。

正当黄少天将对小喻文州伸出“死亡之手”时,门那里传来了令他心烦的声音。

“咚咚咚”

“黄少好了没啊?队长没事吧?”

卧槽小卢你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啊……

“没事了队长只是有点感冒你快去训练吧我再陪一会儿队长就出去。”

“哦好的”卢瀚文回答道,接着就是愈来愈远的脚步声。

黄少天松了口气,启齿:“嘿嘿队长每次你都在上面欺负我,今天可算轮到我欺负你了吧。”

语毕,黄少天迅速地扑在小喻文州身上,将喻文州的双手合并上举到他头顶单手压制着,脸上的笑愈发的得意,眼中闪过一丝丝狡黠的光,另一只手也不安分地攀上喻文州细嫩的腰部,瘙痒感使得身下的人不时地微颤。

喻文州此时除了身体上微小的反应,大脑还清醒得很,眼神只因黄少天忽然扑过来而闪过一丝慌乱,而后仍然是一脸笑意,不知在想些什么。

“队长?你怎么了还笑啊我都在你上面了你还这么开心啊嗯不过符合你的风格诶我说队长你这次肯定是反抗不了了你可别再耍什么花招了我早就……”

没等黄少天说完,只感到剩下的人突然发力。看来身体变小并不会影响原本的力量,喻文州利索地挣脱了黄少天的束缚。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喻文州爆了一把手速打掉了床头柜上放着的碗。

瓷器碎裂的清脆声响充斥了房间,也将没走几步的卢瀚文重新吸引了回来。

“队长黄少你们怎么了??要不要我进去啊?”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神情十分的不满,刚想回小卢一句没事就听见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

“少天,我随时都可以喊一声哦。”

小喻文州的笑容依旧,丝毫没有因身体变小而减弱气势。话中的镇定和威胁灭了几分黄少天刚刚的嚣张气焰,极不情愿地蹭下了床。

正当他要开门离去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从身后传来。

“少天刚刚不乖哦,小心,报,复。”

明显加重了“报复”两字的读音使得黄少天浑身一颤,便迅速溜出了房间。

听着两人聒噪着走远,屋内的喻文州也是长呼出了一口气,耳根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红。

“啧……吓死我了……”

距郑轩他们说,这一天黄少出奇的安静。

原因是黄少天被喻文州吓得不轻。

第二天距郑轩他们说,蓝雨又安静了一天。

原因是黄少天请假了,而且这天喻文州根本没有病过的样子,只是脸上的笑容比平日更加温柔了。

————————————————
“嘶……卧槽喻文州内个流氓就不能轻点啊……哎呦我的腿……”

【end】
最后求列表帮k最爱你们了QAQ